可持续的时尚:美与未来同在


谈到环境污染,我们可能第一时间联想到工业化污染、汽车尾气等,但你是否知道,时尚产业向来都是环境污染的一大制造者,目前已经列名为全球第二大污染产业,仅次于石化工业。我们每日所穿的服装对于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也不可小觑。时尚行业越来越蓬勃的发展,也加速了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

谈到污染,我们通常不会想到身上的衣服,但服装产业确实正在危害我们的星球。“服装纺织业是仅次于石油业的污染最严重的产业。”英国《时装商业评论 》杂志 写道 ,“ 每 生 产1 公斤棉线需要两万升水,而这些棉线只够生产1件T 恤和1条牛仔裤 。同时,包括染色 、洗涤、装饰在内的各项服装制造工艺涉及8000种化学物质 。”

在印度,因皮革加工排放废料,导致很多以河水为生的居民中毒;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因大量种植棉花供应服装业,已令咸海水量减少15% ,亚马逊雨林遭到破坏也与服装原料有关。不夸张地说,时装行业对于环境的污染极有可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另一方面,随着潮流更迭速度的越来越快,和过去相比,服装的寿命大大缩短,每个人每一季购买的服装越多,家里闲置的衣服也越多。英国记者“绿地毯计画”的共同发起人露西• 希格尔,曾经写过一本书—— 《为什么你该花更多的钱,买更少的衣服?》,书中指出了时尚行业对环境触目惊心的危害:“光以英国为例,每年完全都没被穿过的衣服多达24亿件 ,价值高达100 亿英镑,平均每户每年要丢掉26件还可以穿的衣服。知名时尚大厂的恶性竞争,导致了这一切……如此不必要的浪费,不仅害惨了地球,也毁了你的穿著品味…”

不仅如此,近几年逐渐庞大的快时尚产业使消费欲望被极大满足,然而,它也成为全球第三大污染工业。每年,全球要生产超过800亿件衣服,而生产这些衣服所用的纺织纤维需要消耗1万亿加仑的水,33万亿加仑的原油和200亿磅的化学物质。但仅在美国,每年就有1300万吨衣服被废弃。

毋庸置疑,推进时装产业的可持续运作和绿色发展正是所有有社会责任的时尚品牌和设计师们最为关切的问题。

迈入可持续时尚的未来

2016年底,ChiK11美术馆曾举办过全球首个中国当代艺术跨界时尚环保年度大展《薇薇安• 威斯特伍德 :复兴生活》(Vivienne Westwood: Get A Life ),著名设计师薇薇安•威斯特伍德通过照片、录像及时装等立体的展览表现形式,全方位呈现其生活工作到艺术创作。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同样反映出薇薇安• 威斯特伍德身为社会行动家的身份,全面反映其对生态环境的关注,和在环保领域中的不懈努力。

展览名“复兴生活”来源于薇薇安• 威斯特伍德在“气候革命”中提出的“IoU ”(I owe you ,我欠你的)主题。“气候革命”曾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闭幕式亮相,她希望和慈善机构、非政府组织和个人联合起来,采取行动。薇薇安• 威斯特伍德曾说:“革命已经开始,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的事实是大多数人要接受的。这不再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斗争,而是白痴和环保人士的战争。”她提出“GET A LIFE”的口号,是呼吁人们关注自己所生存的世界,并且关注自己的行为对生存环境所造成的改变。

陈列在展厅内的最新Vivienne Westwood时装系列展示了她如何将社会、环保活动直接呈现在时装秀台;移步至她手绘的“生命之树”下感受地球的召唤;放眼于“ 气温上 升 5度之地图”前浏览由英国员佐勋章获得者安迪• 格慈(Andy Gotts)拍摄的60位参与到“ 守护北极绿色和平运动 ”的名人义士影像;或拿起自己的“武器”来到“气候革命”现场为改善生态环境而战!正如薇薇安曾表示:“这是一场捍卫人类生存、捍卫地球的战争。我们最重要的‘武器’是公众舆论:去艺术画廊吧,去理解这个世界。一旦你开始这样做,你就是一个自由战士。”

不仅如此,国际上很多知名品牌都加入了这场可持续的运动中来。开云集团早年就设立可持续发展部门,负责人Marie-Claire Daveu此前是为政府工作的可持续经济专家。他们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开云将不会在生产中使用焚烧时会释出致癌气体二恶英的聚氯乙烯;所有原材料供应商都是符合环保要求的;稀有珍贵皮草的采购保证不伤害当地的自然环境平衡;采用方式是第三者认可的人道采集方式等等。2016年底,开云制定了2025年战略发展目标,规划将整个集团的环境损益降低40% ,碳排放减少50% 。棉花 、皮革 、贵重毛皮 、羊毛都将被追溯来源。去年,公司将从2018年春夏系列之后全面弃用皮草制衣。库存毛皮产品将全部拍卖,所得善款捐给动物保护组织。开云集团旗下 Gucci 宣布不再使用毛皮材料亦引发广泛讨论,而旗下另一品牌 StellaMcCartney 坚持可持续探索多年。

除此以外,由U2主唱Bono和妻子Ali Hewson创立的环保时装品牌Edun,更是将环保渗透到制衣过程中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从布鲁克林救世军用品店回收棉料,以及从菲斯进口手工针织地毯,Edun将废弃材质的价值发挥至极致。在品牌2018早春系列中,内罗毕当地手工匠人采用古老的编织技艺,将当地废弃的稻草、棉布和珠片编结成为极具波西米亚风情的条状流苏,装饰在有机棉质罩衫和手包上。废弃鞋带“变废为宝”成为牛仔夹克和皮衣上的梭织镶边细节,这种别出心裁的设计十分符合Edun一直以来对材质多样性的探索和讨论。设计师在这一季用传统的蜡染技艺取代人工色素上色,该系列中一件黄色和粉色蜡染印花风衣受到了许多时尚人士的追捧,想必会成为下一季的热选单品。

绿色 ,从面料开始

追本溯源,当一件衣服从它的面料开始,就面临了各种环保问题。从小在有机农场长大的英国女设计师Stella McCartney 一直是从面料开始抓细节的“ 可持续时尚”的践行者,她认为,设计师必须有意识地设计出让买者想穿一辈子的衣物,然后在制作过程中采用有机面料,同时与不使用有害染料和化学物的布料制造商合作。因为根据地球宣言组织(Earth Pledge)统计,如果毫无控制,成衣业对环境和人体健康“杀很大”,因为要把原料如棉花变成布料就需要至少8000种化学品,而世上25%的杀虫剂是用来种非有机棉花。

还有一种对环境影响比较大的面料是羊绒。制成一件羊绒衫需要花费4只山羊的出毛量,相比之下,1只绵羊的出毛量就能够生产出5件羊毛衫。因此羊绒曾被认为是传统意义上的奢侈品材料,然而如今大量供应的休闲羊绒制品如同普通的经济商品一样被大众消费得起。全球对羊绒需求的增加,导致蒙古山羊数量激增,而山羊是典型的草原杀手,它们贪婪地啃食草皮,将草皮消耗殆尽之余还会刨出草根。它们用尖锐的羊蹄扎入土壤表面,一旦土壤结皮被破坏,强风就会带走表层土壤。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统计,现在蒙古90%的土地是脆弱的干土,深受沙漠化的威胁。Stella McCartney在其品牌下所有产品中从不使用动物皮革、皮草、毛皮或是羽毛。面对羊绒对于环境的影响,Stella McCartney 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方法来降低服装生产对于环境的不良影响,停止了在针织产品系列中使用初生羊绒(羊胎绒),而是通过回收意大利纺织工厂在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材料制成的再生羊绒,这种再生羊绒被称为Re.Verso,相比初生羊绒,Re.Verso对环境的不良影响降低了92% 。

同样意识到羊绒的环保问题的,还有位于青海的,以牦牛绒作为其主材料的品牌诺乐Norlha。牦牛绒同样是只有生长在高海拔动物才能产出的抗寒性绒毛,但与羊绒不同的是,牦牛绒只生长在2 岁的小牦牛的脖子上,并且因为牦牛的脾气暴躁,小牦牛脖子上这一圈细小的绒毛不可人工采摘,只能等到小牦牛长大脱落后从草地上收集起来,再用藏区古老的方法,用一块肥皂,一张铁丝网搓制成毡。这样的产品,既不会对草原有任何环境的污染,也不会浪费过多的电能和水资源。

世界上还有很多的科技企业在进行着其他方面的探索。位于奥地利的兰精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纤维制造企业之一。这个集团专注于生产环保的纤维素纤维 ,并 于1990年代初期开发出生态环保的天丝纤维面料。这种面料从植物的纤维中提取出来,因为具有天然舒适触感,比棉吸水、比丝绸柔软、比麻凉爽,又能与其他面料混纺。最关键的是这些面料原料100% 来自桉树,其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溶剂几乎可以100% 回收利用,使用后也可以完全生物降解,是真正的可持续面料。

除此以外,国内外有很多的工厂也开始了对再生面料的探索,华贝纳再生面料工厂就是其中的一家。他们生产的再生面料一般取自矿泉水瓶或者其他塑料制品中的纤维,或者旧的衣服及面料。类似这样的工厂都有自己非常完整的一套体系,将废弃面料通过光波软红外线的探测,区分面料成分后分类重新回炉,清洗消毒,抽取成纤维,再制成再生面料。这些新制成的再生面料外观与其他面料无异,完全符合国家卫生标准,成本却低很多。

有不少国际上的大牌设计师都是这种再生面料的簇拥者,比如三宅一生经典的褶皱系列便来自于这种再生面料。而快销时尚巨头H&M 也曾经发布过一个从成人到童装的“环保自觉行动限量系列(Conscious Exclusive)”,全线使用回收的面料。

再造与重生

随着环保风刮进时尚界,涌现了一批知名的时尚环保设计师。他们以出色的作品向人们展示,如何在时尚、美丽的同时关爱我们所栖身的这个星球的环境。

在中国,有众多拥有环保理念的时尚设计师共同参与时尚与环保的议题,其中,“ 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的创始人及设计师张娜因其独特的设计手法和故事性被大众所熟知。2016年底 ,张娜在上海举办了“ 再 造 衣 银 行 ”在国内的第一场时装秀,这场以“重生”为主题的发布会,所有制衣面料均来源于人们捐出的旧衣和其他时尚品牌的库存,通过张娜的重新设计和利用,升级并焕发出新的活力,如同得到了“重生”。

升级改造旧衣,让它们循环再生成为新的时尚,是张娜创办这个项目的初衷。她说:“我不是反对消费,而是反对浪费,同时也给自己多一种对待过去的选择 。”在张娜看来,每一件衣服都代表一个时代,而设计是可以连接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个媒介,她希望这些旧衣既能满足人们追求时尚和情感方面的需求,又能达到循环利用,减少消费行为所带来的浪费。


注:本文转载自经济日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