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减塑找一个“支点” ——以“无塑开学季”煽动环保之翼,向塑料垃圾宣战


文|本刊记者  邓茗文

2019年10月14日,阿比吉特·班纳吉、埃斯特·迪弗洛和迈克尔·克雷默三位经济学家,因对缓解全球贫困所做出的突出贡献而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的重要贡献之一在于,为破解贫困问题找到支点和最佳切入点——把贫困这个复杂的大问题,拆分成一个一个更易解决的小问题,并对每个具体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比如,通过向肯尼亚儿童提供经过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将其感染疟疾的概率降低30%,进而减少贫困的发生率;通过在每个村的水井旁边安装一个简易的消毒装置,方便贫困的村民获得干净的饮用水,减少痢疾的发生;通过给每次打疫苗的人奖励2磅干豆子,就提高了贫困家庭孩子接种疫苗的比例,减少其因重大疾病致贫、返贫。

这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在环保领域,是否也存在解决环保困境的“支点”和“最佳切入点”?

找到一个支点,撬动一座大山

2019年9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并指出,积极应对塑料污染,要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有序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增加绿色产品供给,规范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建立健全各环节管理制度,有力有序有效治理塑料污染。

10月24日,教育部、生态环境部等4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在中小学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增强生态环境意识的通知》。根据国家“限塑”要求,《通知》提出,努力实现“无塑开学季”,学校不得强制学生使用塑料书皮,尤其不能使用有问题的塑料书皮。

正如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带给我们的启示,“无塑开学季”可能就是解决当前塑料污染问题的一个微小的“支点”和“最佳切入点”。

抗击塑料污染的机会窗口:“无塑开学季”

教育事业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中小学生约1.5亿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王豁告诉本刊记者,这些学生在每个开学季平均要使用10多个塑料书皮。保守估计,每年中国至少生产十亿个塑料书皮。

王豁对塑料书皮问题的关注已有数年,她说:“我们每年都收到来自学生家长的投诉,他们认为塑料书皮没有必要,因为新书已经自带封皮,而且塑料书皮常常有很大气味,他们非常担心自己孩子的健康。”家长所反映的无奈,主要源于校方的要求——很多学校都要求学生使用成品书皮,有的还指定包塑料透明书皮,并且作为对学生的强制要求。学校在追求让孩子们的新书整洁美观、不易破损的同时,无意识地助推了塑料污染的蔓延。

“几年前我们开始倡导‘不要包塑料书皮’。不但向孩子们讲‘请拒绝塑料书皮’,还向那些强制要求这样做的学校发公函,告知这样做是错误的,甚至考虑通过‘环境公益诉讼’来促使改变。”王豁说,几年下来,总体情况并未改观。“今年上半年,我会秘书长给教育部写了一封公函,请教育部重视并制止学校强制包塑料书皮的做法。”

2019年8月14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一行应教育部邀请,就其所反映的问题进行会谈。会上周晋峰表示,希望通过改变使用塑料书皮这一情况,从细节入手助力学校树立生态文明理念,将学生思想教育引导落到实处。

随后不久,《关于在中小学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增强生态环境意识的通知》正式发布。王豁认为此举意义重大,一方面将减少污染、保护儿童健康,另一方面也将引导减少市场供给,减少塑料书皮的化工生产。

“这是一个典型的自下而上推动环境治理的例子,说明中国的社会组织与政府部门正携手努力,是SDG 17(促进目标实现的伙伴关系)、SDG 12(负责任的生产和消费)等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有效实践,从源头上建立起了积极应对‘全球塑料污染’这一环境挑战的长效机制。”周晋峰说。


全文详见《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