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建筑的经济账


文|本刊记者  罗曙辉

2019年6月25日,欧莱雅在中国公布其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尚美工厂正式实现“零碳”。自2014年以来,尚美工厂建立了太阳能发电系统供应8%的工厂用电,风能电力提供80%的工厂用电,利用园区内的一个以餐厨与园林垃圾为原料制备生物气体的绿色项目,以生物气体为原料制备绿色蒸汽及生物电,供应12%工厂用电,实现了不消耗煤炭、石油、电力等能源,100%应用可持续能源的“零碳”目标。

本刊记者梳理发现,欧莱雅的动作并非个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大力投入到建筑的绿色环保当中。

2018年10月,麦当劳中国做出了一项承诺:从2018年年底至2022年,1800家新开麦当劳餐厅都将符合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奖(简称LEED)认证标准。

在2017-2019年1季度期间,北汽集团下属10家企业获得工业与信息化部颁发的“绿色工厂”荣誉。

2013年4月15日,施耐德电气宣布其位于北京的中国总部办公大楼凭借78分的高分荣获LEED金奖认证。

2011年,西门子地区总部“西门子上海中心”揭幕,该中心采用西门子绿色楼宇科技,获得LEED金奖认证以及由上海市节能建筑办公室颁发的“新建高标准节能建筑示范项目”称号。

……

为什么这些企业更青睐绿色建筑,更加绿色环保?大量投入新材料、新技术、新能源、新设计,企业成本难道不会因此更高昂吗?这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

大势所趋

自工业革命以来,大量煤炭和石油的开采利用,发电和生产燃气技术的相对成熟,渐渐产生了大量应用空调和采暖技术、照明技术以及新型建筑材料等“现代化建筑”。由此对自然环境、人类生存环境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仅仅在碳排放方面,2018年全球碳排放量创下331亿吨的历史新高,其中最大的“黑洞”就是建筑能耗。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40%的能源消耗和21%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于建筑业。除了温室气体排放,建筑在建设及运行中还索取了砂石、矿产、土壤、水、树木等自然资源,给相关生态系统带来破坏,并造成噪声、光、空气等污染。

在此背景下,绿色建筑成为大势所趋。根据2019年8月1日实施的新版国家标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50378-2019,绿色建筑是在全寿命期内、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减少污染,为人们提供健康、适用、高效的使用空间,最大限度地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质量建筑。我国中央政府近年来陆续出台了关于绿色建筑的发展政策体系。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绿色建筑行动方案》,在政府投资建筑、商业房地产开发、工业建筑、新农村建筑等领域全面推进绿色建筑,自此我国各省市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关于绿色建筑的各种财政政策、激励政策和法律法规文件,基本明确了将绿色建筑指标和标准作为约束性条件纳入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修建性详细规划和专项规划,并落实到具体项目。2017年的《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力争使绿色建筑发展规模实现倍增,到2020年,全国城镇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例超过50%,新增绿色建筑面积20亿平方米以上。

除了政府的大力推动,国际机构、公益组织、公众等对于企业在建筑建设、运行当中的可持续性问题也给予了高度关注。比如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自2006年以来收集、整理和分析政府和企业公开的环境信息,撬动大批企业实现环保转型。与此同时,各类社会责任标准也将减碳、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生态保护等环境责任作为重头指标。


全文详见《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08期

注:本文来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本刊所有文字和图片作品已经著作权人授权本刊独家发表,未经本刊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向本刊投稿,如无特别声明,即视为授权本刊网络(杂志、网站、微信、微博等)发布权。本刊所载署名文章为作者的看法,不一定代表本刊主管、主办单位以及《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杂志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