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生态友好型高尔夫球场”


文|卢军

高尔夫球场诞生于六百多年前的苏格兰海滩,其自然属性与生俱来。只不过在后来的发展过程当中,由于工业化的推动和房地产的促进,相当一大部分新球场走向了园林化、人工化,追求奢华和精致。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将精致的园林球场推向极致,美国大师赛的主办场地——奥古斯塔球场就是这种类型球场的典型代表。虽然这种类型的球场得到很多人的追捧,但现实中的生态恶化、水资源短缺、土地资源越来越紧张等环境条件,迫使人们必须认真思考高尔夫球场的发展方向。

在高尔夫球场的可持续发展方面,以英国为首的欧洲国家一直属于领先的地位。他们有着悠久的历史、优良的传统和深厚文化沉淀。总部设在苏格兰的高尔夫环境组织基金会(GEO)是一个国际性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推广、支持并表彰高尔夫可持续发展。在过去的二十年里,GEO在全世界范围内与众多高尔夫产业联盟、政府部门及非政府组织协作,使高尔夫对于社会和环境的积极影响被重视,并取得良好的社会效应。自2008年起,中国高尔夫领路人戴耀宗博士将GEO组织引进中国,同GEO的总裁乔纳森·史密斯先生一起推动中国高尔夫的可持续发展。我也有幸从一开始参与这项工作至今。

GEO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认识我们的发展过程。虽然,我们高尔夫球场建设在近三十多年里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由于发展速度快、信息不对称、行业基础薄弱等因素,我们不但没有汲取美国人的经验教训,反而模仿他们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的发展模式,以房地产带动高尔夫,将球场建设推向高投入、高养护、高运营的模式。精致奢华的球场,配以豪华大气的巨型会馆,成为行业内相互攀比的元素。同时,为了商业炒作,球星设计、大牌冠名的做法在业内盛行,也推动着会员证价格和打球费用不断攀升。近几年,房地产的萧条和球场的治理整顿,导致高尔夫市场严重下滑,高额的土地使用费和水资源费又让球场经营举步维艰。

依附于房地产、走高投入高成本运营的道路显然不再是高尔夫发展的生存之道。从保护环境资源、保护生态角度入手,着眼于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让高尔夫回归自然、回归高尔夫运动的本质,走生态友好型的发展道路才是我们的未来。从2001年开始,我便开始了对生态高尔夫球场的探索。当年在内蒙古大青山脚下的荒滩上用了在北京建球场的三分之一的费用建成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创下全国最低建造成本、管理成本的记录。有了这次成功的试水,在接下来的近二十年内,在北方沙漠地区设计、建设了八座低耗水、低成本、保护生态、改善环境的高尔夫球场,并且,在几个项目里成功使用煤矿废水灌溉草坪。


全文详见《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05期

注:本文来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本刊所有文字和图片作品已经著作权人授权本刊独家发表,未经本刊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向本刊投稿,如无特别声明,即视为授权本刊网络(杂志、网站、微信、微博等)发布权。本刊所载署名文章为作者的看法,不一定代表本刊主管、主办单位以及《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杂志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