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谢伊的最后一次总理事会发言说起


文|雷蒙    本刊驻日内瓦特约记者


作为一名职业外交官,在离任前最后一次出席世贸组织最高级别会议,是感慨过去几年世贸组织工作的点滴,对未来世贸组织工作提出新的期望,还是继续利用这次机会来批评其他成员?美国驻世贸组织大使谢伊提供了自己的答案。

2020年12月中旬,世贸组织举行年内最后一次总理事会及团长会。谢伊在发言中强调,世贸组织最大的问题不是大家所说的成员之间缺乏信任,而是缺乏志同道合。他认为,成员在基于市场竞争的自由和公平贸易、发展中成员特殊与差别待遇、上诉机构运行等问题上存在不同看法,这是导致世贸组织在过去25年没有达到预期的原因。谢伊在发言中再次老调重弹,鼓吹市场导向是世贸组织DNA的组成部分,批评中国的所谓“扶植国有企业”“偷窃知识产权”“歧视外国竞争者”,指责中国的经济体制与世贸组织的规则和规范是不相容的。

成员大使在离任前对世贸组织未来工作提出看法和希望是正常的,但是在离任发言中点名批评其他成员,是极不合适且没有外交风范的,也从侧面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在最后时刻的疯狂。信任是人与人、家与家、国与国之间沟通的基础,也是包括世贸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能够成事的原因。国际经济治理的领域和议题日益深入,世贸组织取得的任何成果,从根本上说是成员之间相互信任、共同朝着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目标努力前行的结果,比如《贸易便利化协定》的达成和生效。但是,谢伊所说的“志同道合”,更多意味着搞排他利己的“小圈子”,试图给国际经济领域的竞争合作加上地缘政治和冷战思维的因素,让世贸组织承担贸易组织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最终结果只会让世贸组织无法发挥其应有职能,使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变革和建设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大选结果公布后,很多人认为,拜登上台意味着美国重新回归多边主义,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甚至作出了世贸组织重新恢复活力的预测。在笔者看来,考虑到拜登在竞选过程中发表的种种言论,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身份政治”,冀望拜登彻底放弃特朗普的单边保护主义做法是很天真幼稚的。世贸组织是美国主导建立的,世贸组织工作取得成功也离不开美国的领导力,但是如果美国不在世贸组织内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世贸组织工作难以出现大的起色,世贸组织改革也难以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