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资已成全球主流


文|本刊记者  杜娟

 

“向低碳经济的转变过程,将深刻影响到每一个利益相关方,包括劳动者、供应商、客户等等。”标普全球Trucost亚太ESG业务拓展主管Michael Salvatico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强调,这推动ESG(Environment,Social & Governance,简称ESG)投资成为一种主流投资策略。相比传统投资策略,ESG投资将对环境影响、社会责任、公司治理三项非财务类因素的考核纳入到投资决策中,是一种注重长期投资回报的新兴投资策略。

对投资者来说,如果希望充分掌握企业的ESG表现,准确评估企业的环境社会风险和未来价值创造能力,需要ESG评级、指数产品提供多维度的信息参考。专业的评级机构如何看待ESG投资策略?在新冠肺炎疫情、气候危机不断加剧的影响下,ESG投资与实践有哪些趋势与走向?Michael Salvatico分享了他的观察。

 

对话:

 Q|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A| Michael Salvatico


新冠疫情加速ESG投资的主流化趋势

Q:根据标准普尔全球之前的预计,2020年,ESG债券将成为可持续债务市场增长最快的部分。这个判断是基于哪些因素做出的?您认为,ESG投资已经主流化了吗?有哪些指征?推动的因素有哪些?

A:随着投资者将更多的目光从传统的财务分析延伸到企业宗旨、影响力和可持续性等各个方面,ESG债券市场将会在满足投资者日益增长的需求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基于现有的绿色债券框架(2019年债券发行总额2575亿美元),债务投资已发展为可持续投资的重要之选。新型可持续债务,如社会债券,在2020年实现迅速增长。纵观全球,截至2020年5月15日,当年的社会债券发行额已达423亿美元,达到2019年全年发行额(137亿美元)的3倍以上。同时,亚太地区的社会债券增长强劲,在近一年时间内(截至2020年6月15日),该地区社会债券发行额增长了29%。

以下几点能够支持这一观点。首先,人们对全球气候危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们更加迫切地需要将更多资金用于解决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此外,在科学研究、金融市场的成熟度和社会预期的加持下,人们会更加注重将资本转移到可持续解决方案的开发上。

在这种情况下,ESG投资已经毫无疑问成为了主流。目前,我们正将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财富转移到千禧一代手中。截至2019年,已有95%的千禧一代投资者表达了他们对企业宗旨、影响力和可持续性的高度重视,以及对可持续投资的兴趣。投资者、商界和政府正目睹这一系列变化,并积极寻求应对方案。我们还看到,2020年4月至6月期间,全球对ESG资产的投资总额创下纪录,净流入资金高达711亿美元。晨星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全球ESG管理资产首次突破了万亿美元大关。

政治和监管政策当然也会影响ESG评级,近来的全球趋势将更多的目光吸引到了报告标准的统一上。领先的ESG报告组织已承诺将就可持续发展标准指南展开合作。碳披露项目(CDP)、气候披露标准委员会(CDSB)、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国际综合报告委员会(IIRC)和可持续发展会计准则委员会(SASB)已经宣布了他们将共同致力于制定共享的资本市场标准。

Q:有人认为,新冠疫情将加速ESG投资的趋势,您是否认同,据您观察,已经有哪些积极的表现?

A:的确可以看到新冠疫情已经加速了ESG投资的趋势。首先,组织仍然坚持以人为本。若一个经济体能够为某重大事件做出重大调整,那它也可能会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改变。

此外,ESG基金相较于传统资金似乎更能够抵御近来的危机。2020年一季度,全球可持续基金流入量为457亿美元,而全球整体基金则录得净流出3847亿美元。许多专注于ESG和气候的基金表现优于大市。过去一年中,标普500 ESG指数高出标普500指数2.5%,更引人注目的是,标普欧元区大中盘巴黎协议气候指数竟高出标普500指数4.92%。这就是为什么投资者会争相投资气候、ESG和正面影响相关的基金产品。

气候风险更受关注

Q:在您看来,ESG评分能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在可持续金融生态中扮演什么角色?过去十年或未来十年ESG评分应用有或可能会有哪些变化?

A:ESG评分能够保证更好的投资,从而创造更好的世界以及更多的金融和生态财富。该评分用于评估可能会影响企业成长、盈利能力、资本效率和风险敞口的ESG因子。

标普全球ESG评分一直坚信,忽略了重大非财务因素的财务分析是不完整的。资源短缺、气候变化或人口老龄化等可持续发展趋势,不断重塑着企业的竞争环境。证据表明,许多非财务因素都会带来财务影响。我们深信,通过创新、品质和效率来应对这些挑战的公司,更能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过去十年中,我们更加注重整合,在策略上更加倾向于优秀的ESG评分公司。接下来的十年中,我们会更为关注气候风险评估,从而实现巴黎协定中描绘的低碳未来。随着气候变化给人类健康带来更加严重和频繁的伤害,投资者和企业将会更加重视热浪、飓风、洪水和海平面上升对人类和财产带来的危害。根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的规定,投资者也将更加注重对公司行为可能带来的积极后果进行评估。此外,我们还会更加重视供应链风险,包括排放、水资源、废弃物、能源和污染等。有能力衡量和管控这些风险至关重要。

Q:具体来看,标普500 ESG指数是如何对公司的 CSR 表现进行评估的?影响一家公司ESG得分的因素有哪些?

A:2020年,根据标普全球ESG评分,标普500 ESG指数上调了144个基点。标普全球ESG评分由我们的ESG数据和研究支持,而收购RobecoSAM的ESG评级业务大大增强了我们在这一方面的实力。此次收购也为标普全球的客户带来了基于SAM企业可持续发展评估(CSA)的标普全球ESG 评分数据集。

标普全球ESG评分建立在拥有20年历史的CSA的强大基础上,由投资从业人员创建,用于评估具有重大财务重要性的ESG因子。CSA专注于特定行业,其评估流程具有高度参与性。2019年,全球超1200家大公司积极提供了其公开和私有的年度数据,使得我们能够对企业可持续发展绩效进行更加深入的分析,这些数据远比公开披露的内容更有意义。标普全球ESG评分使得ESG投资组合分析成为可能,通过投资组合属性分析这一传统视角(如基准比较),能够帮助投资者在投资组合或跨领域投资层面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从而更好地阐释选股和行业分配决定的影响。

Q:从您的专业角度看,从ESG信息披露到真正融入企业管理面临哪些难题,有什么值得推荐的路径或实践?

A:虽然还没有统一的标准能够赋予ESG评估一定的政策影响力,但通过让多个利益相关方参与讨论和建立公私部门合作的方式,将会使ESG更富有变化和更具透明度。

对于报告的编制工作,组织应选择和值得信赖的知名供应商进行合作。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于2016年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旨在帮助提高整个资本市场与气候相关的金融风险的透明度。TCFD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会对全球经济的稳定造成影响。因此,他们为企业和投资者提供一系列建议,协助披露与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和机遇相关的清晰、具有可比性且一致的信息。与此同时,企业和投资者应按照TCFD的建议进行报告,并将与气候相关的问题纳入其业务和投资决策流程。此外,企业还应使用CSA等评估方法来衡量ESG标准。

新兴市场的公司面临越来越高的期望

Q:就您的观察,中国的ESG投资与欧美的ESG投资有哪些不同?目前ESG投资在全球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面临哪些挑战?

A:如果你把ESG视为衡量和实施良好治理、员工平等和安全,以及实现针对自然和实体环境的良好管理的手段,那么ESG无论在哪都能以同样的方式适用于每个个体和实体。不论是在中国、欧洲还是美国,采用可持续发展业务或ESG投资都没有区别。

用于评估企业ESG政策、程序、风险和绩效等方面实力的标准适用于任何地区的所有公司。

全球各地面临着相同的ESG问题,不同之处在于不同地区采用ESG的速度。发达市场具有领先优势,这些地区的投资者在2006年成为了《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的首批签署者。同时,ESG投资的采用主要由欧洲投资者主导。然而,可持续发展和ESG投资已迅速成为一种全球现象,新兴市场的公司和投资者也不例外。广泛的社会意识以及贸易和投资的全球性始终是发达市场迅速采用ESG投资的驱动力。

贸易全球化意味着中国和更广泛的新兴市场构成了许多发达市场中企业的供应链。随着发达市场公司对其供应链存在的社会和环境风险(尤其是气候风险)展开评估,中国的公司将面临制定完善的ESG政策、程序以及展开相关实践的压力。

在新兴市场,迅速采用ESG有一定的障碍。这些地区当地语言的复杂性阻碍了ESG动向、信息和数据的传播。多年来报告中的可比较性和一致性是ESG数据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ESG评分模型使用多年数据的平均值(例如四年内的平均值)来确定趋势,因此需要这段时间内的报告。

然而,由于投资者对信息需求的增长,以及近年来全球商业客户、本地监管机构、交易所和行业团体等对信息需求的增长,人们对新兴市场公司的期望也越来越高。

Q:您还有哪些想传递的信息和表达的内容?

A:我想再强调一下,从许多指标中,可以明显看出,采用ESG投资的趋势正变得愈发显现。在中国,采用ESG投资的势头也正在迅速增长。中国是企业盈利、可持续发展和履责这一全球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将ESG投资融入公司和投资者行为有益于所有希望成为全球合作伙伴的新兴市场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