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可持续发展理念与实践 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文|钱小军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绿色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于2015年一致通过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政府于2016年发布《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成为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先锋。近些年来,中国政府在改善空气质量、减贫脱贫和利用可再生能源等方面的努力与实效有目共睹,获得了广泛认同。

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向全世界郑重宣示,中国将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承诺已经做出,而我们能否实现这个承诺?

上个月我应我的学生和她任课教师的邀请,在线上跟哈佛大学的另一位教授一起给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学生上了一堂课,这堂课的主题是“迈向低碳经济——世界舞台上的主要参与者、技术和雄心壮志”(Towards a low carbon economy - Major actors, technology, and ambitions on the world stage)。在自由提问阶段,学生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真的能够兑现习主席向全世界做出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承诺吗?这会不会是一个宣传造势的口号?”

这样的质疑可以理解,因为中国目前仍然是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无论如何,“2030/2060承诺”对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另一个严峻的挑战,是当前复杂严峻的形势和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加大所带来的挑战。新冠肺炎疫情从年初一直肆虐到如今,目前还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真正得到全面控制,世界经济遭遇重挫,全球需求市场萎靡。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崛起,有些国家开始视中国为“威胁”,实施单边主义政策,想方设法打压、遏制中国的发展。我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国际局势的复杂格局。

面对这样的局势,党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重大战略,以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并保持我国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那么,应如何看待可持续发展与新发展格局之间的关系?我想主要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理解。

可持续发展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要求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思想和必须遵循的原则,要求“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强调要“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

一方面,高质量发展就意味着必须是可持续发展,必须是维护“绿水青山”的发展,必须是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发展。另一方面,要实现我国经济从高效率发展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变,必须依赖创新,包括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模式创新等等。没有创新,就意味着因循守旧,就不可能有高质量发展。而创新的主要动力之一,就来自可持续发展。

2009年,尼杜默鲁(Nidumolu)、普拉哈拉德(Prahalad)和兰加斯瓦米(Rangaswami)联名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可持续发展为何是创新之源》的文章。其中普拉哈拉德是美国密西根大学罗斯商学院的战略教授,金字塔底层理论的提出者。三位作者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经济与社会发展进步的关键就是创新,尤其在经济危机时期更是如此。他们通过对30家大型公司的长期研究,进一步得出结论,认为可持续发展是组织创新与技术创新的宝藏,可以给组织和社会都带来可观的收益回报。他们指出,把可持续发展作为今天的目标,先行者们将发展出竞争对手难以匹敌的能力。这种竞争优势将使它们处于有利地位,因为可持续发展将会一直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可持续发展是做好内循环的理念指导

“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党和政府基于国内外形势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良好生态环境既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也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新时期的经济发展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坚持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绿色转型,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企业首先应该对高质量发展的内涵有深刻的认识。根据《经济日报》去年9月份的一篇文章,高质量发展当然意味着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但同时也意味着发展的均衡性(包括经济发展从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率型转变,从粗放增长向集约增长转变,向城乡均衡和区域均衡发展转变),高质量发展还意味着环境的可持续性、社会的公平性等等。

由此可以看出,过去的很多发展模式已经不符合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每一家企业都应该深刻认识到国家和人民对可持续发展的期待和要求,为迎接新的挑战,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主动作为,加强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模式创新能力,才能在新发展格局下,立于不败之地,也才能获得进一步发展的竞争优势。

那么,我们国家的企业目前做得怎么样呢?从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或可持续发展报告的情况看,据统计,我国去年有近2100家企业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或者可持续发展报告,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是1800余份。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至2019年底,中国大陆共有实体注册企业近3800万家,其中国有企业约250万家。就算所有发布报告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发布报告的国有企业也仅万分之五点五。很难说那些从未发布过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或者可持续发展报告的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能有很深入的认知和良好的实践。

从企业深层次实践来看,我国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国际知名学者谢孟哲(Simon Zadek)发表在2004年哈佛商业评论上的一篇文章,把企业对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的态度分为五个阶段:(1)自卫防御阶段,即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与我无关的认知阶段;(2)被动合规阶段,即只需为了规避风险而合规即可阶段;(3)管理认同阶段,即能够将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议题纳入运营管理的阶段;(4)战略规划阶段,即将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议题全面融入企业战略规划和管理的阶段;(5)自觉行为阶段,即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实践已经成为企业中的每个人每个部门每项业务的自觉行为的阶段。

根据这个划分,我认为,绝大多数中国企业目前处于管理认同阶段甚至是被动合规阶段,尚未上升到战略规划阶段,即把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议题整合进企业的主要战略,并通过引领行业乃至社会潮流来获得企业的长远利益,从而获得企业与社会的价值共创、共享和共益。这一判断在我的EMBA课堂上也得到了企业高管人员的普遍认同。

企业要认识到,过去那种不顾地球承载能力、不为下一代着想的野蛮生长方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人民和政府也不再允许这样的行为继续下去了,我们到了不能不改变的时候。因此,越早意识到这一点,越早采取相应的行动,就越能让企业获得先机。以减少碳排放、实现中国对世界的承诺为例,企业必须为此开始积极思考和部署,以可持续发展和高质量发展为理念指导,以社会需求为出发点,以创新的思维和能力,做好国内大循环,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可持续发展是做好外循环的通用语言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发挥着越来越重要而广泛的作用,国际力量对比已经产生并且还会继续产生深刻调整。“中国威胁论”和单边主义日益甚嚣尘上,特别是美国在最近的一两年内,不断加大对中国的全面围剿和打压,在科学与技术上对中国实施封锁和限制;加上新冠病毒带来的世界经济严重下行,都给发展中的中国带来巨大的挑战。

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坚持可持续发展,即坚持发展社会经济的同时,也要兼顾和维护环境与资源的理念,已经成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共识,也是商业运营的国际标准与实践。因此,中国企业在走出去、在外循环的过程中,都必须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练好内功、锻炼能力,以高标准要求自己,才能够赢得更广泛的国际市场和更普遍的国际认同。如果不能以可持续发展这一通用语言对外交流沟通与互动,且不说我们是否没能承担起一个大国应当承担的责任,这首先会让我们的企业乃至国家招致国际批评,并给人以限制和制裁我们的理由,从而严重影响我们双循环战略的实施。

记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有位老师曾这样说:伦理道德是个人层面的问题,社会责任是组织层面的问题,而可持续发展则是整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层面的问题。可持续发展绝不是靠少数先进企业就可以完成,它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让我们每一家企业都能讲好可持续发展这一国际通用语言,一方面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绿水青山、生态文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另一方面助力国家承担大国责任、展现大国担当的同时,也能在搞好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过程中,使自己的业务得到更快速的发展。

可持续发展是企业创新能力建设的重要抓手

《可持续发展为何是创新之源》这篇文章的三位作者也指出,组织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通过创新来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取得经济回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多年跟踪和指导大型商业组织的实践过程中,他们总结出五个阶段,认为在不同的阶段,企业将面临不同的挑战和机会,需要建设相应的能力来迎接挑战和把握机会。

第一个阶段是“合规”阶段。这个阶段企业的核心任务是:要把合规当做创新的机会。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包括:参与政策制定或政策形成过程的能力,与其他企业合作,找到和实施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等。这个阶段的企业创新的机会包括:推动企业及合作方尝试采用可持续技术、可持续材料或者可持续生产制造流程等。

第二个阶段是“关注价值链”阶段。这个阶段的企业核心任务是:通过价值链提高效率。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包括:拥有可持续技术或专业知识,革新生产流程以减少能源耗费、产生更少排放和废弃物的能力,能够推动上下游企业共同向环境友好型发展等。这个阶段企业的创新机会包括:开发更可持续的原材料和零部件,增加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的使用,为回收产品寻找再利用的新途径等。

第三个阶段是“设计可持续产品和服务”阶段。这个阶段企业的核心任务是:开发可持续产品和服务,或者让现有的产品和服务更具环保性。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是:能够识别不环保的产品和服务,能够获得消费者对可持续产品和服务的认同等。

第四个阶段是“发现新的商业模式”阶段。这个阶段企业的核心任务是:寻找新的能够颠覆原有竞争模式的价值产生和价值获取的方式。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是:理解消费者的需求并发现满足这些需求的新途径,帮助合作伙伴提高产品价值等。这个阶段企业的创新机会包括:开发能显著改进价值链关系的新技术,设计数字技术与基础设施相结合的新商业模式等。

第五个阶段是“创建新的实践平台”阶段。这个阶段企业的核心任务是:从可持续发展的视角,对当今占主流地位的商业逻辑提出质疑和挑战。这个阶段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是:了解可再生和不可再生资源如何影响商业生态系统和行业,整合不同行业的商业模式、技术和法规以创建新的平台等。这个阶段企业的创新机会包括:开发不再需要用水的产品(例如清洁用品),开发能把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转化为能源或有用产品的技术等。

总之,新时代、新挑战、新征程,希望我们的企业能够不断强化可持续发展理念与实践,坚持高质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努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为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奠定坚实的基础而共同努力。


本文为作者在“2020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企业峰会”上的主题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