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总干事桑达·奥佳博: 一种新的商业运营态势正在形成


文|本刊记者  胡文娟  于志宏

 

人物简介

桑达·奥佳博在加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之前拥有20年的可持续发展领导经验。自2010年以来,她一直担任肯尼亚电信公司Safaricom Plc的可持续商业和社会影响负责人。在2008年至2010年间,奥佳博还作为Safaricom和MPESA基金会的高级经理,领导推动了Safaricom和联合国各个组织之间的多项公私伙伴关系倡议。在其职业生涯中,奥佳博促进和管理了其所在企业与主要商业机构和民间组织的合作关系,包括在索马里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和国际关怀组织(CARE International)的能力发展领域工作。

 

2020年,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迎来了成立20周年,同年也迎来了新一任总干事桑达·奥佳博(Sanda Ojiambo)。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推进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组织,在新的20年开启之际,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将会书写怎样的新篇章?作为一名强大的、拥有20年可持续发展领导经验的女性领导者,桑达·奥佳博又会为新形势下的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带来哪些新思维、新变化?带着这些问题,本刊记者于近期专访了桑达·奥佳博。

 

对话:

Q |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A | 桑达·奥佳博

 

推动负责任商业融入主流

Q:2020年是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成立20周年,作为新一任的总干事,您如何看待和评价过往20年中,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在推动企业响应和支持全球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主要工作和成就?

A:过去20年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在将负责任的企业领导力战略和实践纳入主流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我们通过“商业雄心助力1.5℃限温目标(Business Ambition for 1.5℃)”行动和“关注气候(Caring for Climate)”倡议引领全球企业应对气候变化;通过《赋权予妇女原则》(Women’s Empowerment Principles, WEPs)来推进性别平等;并通过“负责任投资原则(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来推动投资者和投资机构将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因素纳入其决策过程。

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于2000年成立,是联合国系统的一项创新尝试,最初有44家企业参与,现已发展成为一个由12,000多家企业和3,000家非企业成员参与的国际组织,这些会员承诺履行联合国全球契约十项原则,这些原则涵盖人权、劳工标准、环境和反腐败。自2015年联合国193个会员国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以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的成员也致力推进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今年,来自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企业成员的1,300名首席执行官共同签署了强有力的《商业领袖重塑全球合作声明》(Statement from Business Leaders for Renewed Global Cooperation),这表明了他们对全球目标的承诺。我们在今年9月举办的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向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呈递了这份声明。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所做的一切工作皆在提高企业认识,动员我们的企业成员通过遵守联合国全球契约十项原则,贯彻负责任的企业规范和准则,并寻求机会加强合作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积极贡献。我们还通过与世界各地的商学院和管理学院合作,从而推动实施《责任管理教育原则》(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Management Education),培养具有责任感的未来企业领袖。

Q: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对企业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对此,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采取了哪些行动?有哪些机制或者项目帮助企业共克时艰?

A: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推进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在其召集力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通过团结来自165个国家的15,000多家成员组织,并动员分布在69个国家的全球契约地方网络,我们可以携手应对疫情所带来的挑战,并提供资源渠道来支持那些亟需帮助的人。

从疫情爆发初期开始,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就率先发起了一项特别呼吁,号召世界各地的商界领袖团结起来,为受疫情危机影响的工人、社区和企业提供支持。为了帮助企业应对由于受疫情影响而加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我们还推出了一系列相关指南,详细阐述了疫情对众多可持续发展议题所产生的影响,包括性别平等、海洋、水资源管理、气候、体面工作、可持续金融、人权和反腐败。每份指南都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信息,以期帮助企业更好地从疫情中复苏。此外,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邀请了企业成员的首席执行官参与疫情声援视频活动,并定期举办相关议题的系列网络研讨会,分享企业在疫情中如何进行快速应对、积极恢复和保持商业韧性的最佳实践。这些指导有助于激励更多的企业自发地、共同地采取积极行动。

我们还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国际商会(ICC)和我们的地方网络开展合作,建立了“COVID-19私营部门全球基金方案”。该项目首先在哥伦比亚、加纳、菲律宾和土耳其启动,将公共和私营部门伙伴召集到一起,共同帮助当地社区更好地从疫情中恢复。该基金方案尤其侧重于帮扶中小型企业渡过危机。

应对新变化,开拓新局面

Q: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时刻上任总干事,您将采取哪些行动团结全球企业,共同发现和挖掘可持续发展的商业价值?

A:尽管全球已经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多个领域取得了坚实的进展,但仍有许多目标无法如期实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进展进一步停滞,并且在过去所取得的成果也面临着倒退的危机,对于那些最弱势的社群而言尤其如此。因此,从疫情中恢复必须基于兼顾公平和可持续性原则,这是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任务的核心。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言:“我们在这场危机期间和危机之后所做的一切都必须着重于建设更加平等、包容和可持续的经济和社会,从而在面对疫情、气候变化和诸多其他全球挑战时更具韧性。”这场疫情暴露了全球社会系统的脆弱性和不平等,包括全球商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差距。我们必须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弥合这些差距,重建更强大、更繁荣和更具韧性的经济与社会。对于企业而言,从来没有比现在更为明确的动机来认真对待可持续发展议题。一种新的商业运营态势正在形成,因为一切照旧的模式将不再是一种选择。

随着我们进入后疫情时代,可持续发展生态系统正在迅速变化。因此,本着联合国改革和创新精神建立的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也必须同步强化我们的战略,并利用我们的独特地位,在商业世界中加速开展针对全球契约十项原则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扩大影响。近期,我们对自身组织进行了全面的“体检”,以确保它能适应这种不断变化的环境。根据评估,我们正在与联合国的成员国、企业和组织成员、合作伙伴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密切合作,从而为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制定一项新战略。该战略将于2021至2023年实施,目前正处于战略制定的最后关键阶段。这将帮助我们最大程度地发挥在商界的影响力,并有助于加快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行动十年(Decade of Action)”的进展。

Q:未来十年是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的关键十年,总干事对全球契约组织未来十年的工作重点有哪些设想或期望?您将会采取哪些新措施推动商业领域的可持续转型?或者您会更加关注哪些可持续发展议题?

A:当我们踏上全球经济复苏之路时,将可持续发展置于我们努力的核心位置至关重要。COVID-19疫情提醒我们,我们需要对社会中很多重要的方面进行投资,包括人类自身的身心健康建设、环境保护、消除不平等。

除了从疫情中复苏,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在未来的十年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议程,包括动员全球企业做出承诺、采取行动,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切实作用;缩小不同性别在经济上的差距;创造体面的就业机会;促进负责任的生产和消费;以及推动建设可持续和具有韧性的基础设施。

每个企业或组织在其可持续发展之旅中都有其特定的优先事项,但我们谁都不会忘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中的核心承诺:消除贫困,不让任何人掉队。本着这一精神,我们必须满足最贫穷、最脆弱和最边缘化的群体和区域的需求——特别是来自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女性群体。那些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人,以及当前气候危机最大的受害者,都需要我们给予最迫切的关注和支持。新战略将帮助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更好地调动商业行动聚焦在最为弱势的群体上,并促进变革性商业实践,这将帮助我们为参与企业提供系统且实用的指导,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有助于跟踪和衡量私营部门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集体影响力。

我们还将持续与成员国和联合国系统就可持续发展议题开展合作。我们将深化与企业的合作,通过可扩张规模的、有影响力的伙伴关系来推动变革。这些伙伴关系将包括许多不同国家和地区、处于不同业务发展阶段、涵盖多个部门领域的各种规模的企业。促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集体商业行动应当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本身保持一致,并尽可能地保持包容性、多样性和透明度。

事实上,伙伴关系并非只为可持续发展目标锦上添花,而是可持续发展目标得以实现的基础。“可持续发展目标17”正是呼吁将全球伙伴关系作为实现其余全球目标的先决条件。团结一心和全球合作是取得进展的唯一途径。虽然多边主义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受到威胁,但最近在亚太地区达成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重大进展。近期举办的G20峰会也重申,国际合作是摆脱当前危机并实现强劲、可持续复苏的唯一途径。而就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而言,我们在9月份向联合国秘书长呈递的《商业领袖重塑全球合作声明》也重申了包容性多边主义和全球伙伴关系的重要作用。

将可持续发展融入企业基因

Q:您拥有20多年在企业中负责可持续发展的职业经历,在推动企业将可持续发展融入战略、运营和管理的过程中,您有哪些体会和经验?在如何推动企业最高管理者真正重视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方面,您有哪些建议?

A:为了在董事会和首席执行官中真正推动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考虑比风险管理和企业合规更深层次的问题。如今,高层管理人员不仅仅面临着股东的诉求,更面临着来自社会上一系列利益相关方的更高期望。除了短期的财务考量之外,企业要想取得长期成功,必须践行全面且负责任的管理。这就意味着企业要遵循联合国全球契约十项原则的要求,这些原则持守着有道德的、可持续的价值观及商业实践。这也同时意味着要关注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问题。

全球越来越多的政府正在加强有关商业对环境和整个社会的非财务影响方面的监管。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和资产管理者呼吁加强对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问题的审查,将企业财务绩效分析与非财务评估给予同等关切。证券交易所也要求上市企业进行更严格的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方面的披露。与此同时,消费者群体和各类商协会正在携手合作,推广环境友好的、以负责任方式生产的、无使用童工或其他违反劳动标准和人权行为的产品和服务。

可持续发展应该融入每家企业的基因,并嵌入每种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之中——从原材料采购到设计和生产,再到市场交付和经销。只有当企业将可持续发展纳入其核心业务运营和供应链中,才能切实履行其社会责任,并帮助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Q:与大企业相比,中小微企业(SMEs)履行社会责任有哪些切实可行的方法与途径?您建议从哪些切入点开始其可持续发展的旅程?

A:纵观全球,中小企业(SMEs)对提供就业和收入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证据表明,中小企业是减贫和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在许多地区,妇女、青年和来自农村地区及贫困家庭的群体占最弱势劳动者的绝大部分,他们的生计恰恰依赖中小企业。这些企业对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和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它们也是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目标9:产业、创新和基础设施”的重要力量。

认识到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困难,特别是在COVID-19疫情危机的背景下,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正在制定有针对性的指导工具和支持资源,以帮助中小企业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发展。由于中小企业在获得资金和国际市场机会时面临巨大挑战,我们可以通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的全球化网络为其提供与潜在买家和金融机构的联系通道。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还利用其创新机制帮助中小企业融入区域和全球供应链,并使它们能够更好地获得可持续融资。此外,我们可以帮助中小企业与负责任的大公司建立联系,以获得指导、展开对话并建立伙伴关系,从而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市场,加快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程。

紧接着下一步,中小企业可以从升级版的“进展情况通报(Communication on Progress, CoP)”(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参与者的可持续发展报告系统)中受益。我们正在对这一报告机制进行升级,以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可供比较的企业可持续发展信息数据库,其中涵盖了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各种类型的企业可持续发展信息。通过免费访问这一公共数据库,中小企业和其他企业将能够更好地衡量它们在将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全球契约十项原则纳入其业务运营方面的进展。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小企业将成为我们2021年到2023年组织战略中的一个新的重点领域。

中非可持续发展合作潜力巨大

Q:今年6月,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正式启动“可持续基础设施建设助力‘一带一路’,加速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行动平台(简称“行动平台”)。这一平台的工作机制如何?会通过哪些方面促进“一带一路”参与企业以及沿线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A:我们建立这一行动平台的原因在于:基础设施是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最大的行业部门。据世界银行估计,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70%来自于发电厂、建筑物和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如果管理得当,基础设施行业可有助于实现17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包含的169项指标中的至少120项指标。事实上,我们最近从全球利益相关方回收的问卷调查发现,“可持续发展目标9:建设具韧性的基础设施”被列为企业对可持续发展影响潜力最大的前五个全球目标之一。

因此,目前已有138个国家参与的“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加快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巨大潜力。我们组织发起的这一行动平台旨在帮助将全球契约十项原则纳入正在建设或计划建设的“一带一路”项目的参与企业实践和价值链中。基础设施在帮助从疫情中恢复和应对气候危机方面均发挥着重要作用,该行动平台可以在这两个方面提供帮助。它的发起正值我们需要在后疫情复苏过程中掌握主动权之时,通过投资绿色基础设施,我们可以创建更具包容性和韧性的社会。

近期,行动平台的首份研究报告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构建可持续的、有韧性的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加速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商业机会与建议:借助技术创新,加强相互合作,推动医疗建设》已经发布。该报告包括对商业部门的具体建议和关键行动。 除医疗卫生领域外,行动平台还将在未来几年涉足其他关键基础设施行业,包括金融、能源、交通、建筑、制造、食品和农业,以及数字基础设施。我们将在每个行业领域设立一个全球专家组,与企业界就多个议题展开密切合作,促进负责任投资和商业实践;为紧迫的挑战提供解决方案;满足最弱势群体的需求;以及补充政府的可持续发展努力。

Q:您来自肯尼亚,您对中非合作,特别是中非企业之间围绕可持续发展的合作有什么期望?未来,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在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方面会发挥哪些积极作用?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对中国企业在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有什么期待?

A:消除贫困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中之重。然而,根据联合国秘书长《202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进展报告》,估计到2020年底,将有7,100万人重新陷入极端贫困,这是自1998年以来全球贫困人口的首次回升。其中许多返贫人口位于非洲。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ited Nations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估计,与2020年非洲增长基准线相比,由于COVID-19疫情的影响,500万至2,900万非洲人将被迫生活在每天1.9美元的极端贫困线以下。同时,2020年是中国脱贫攻坚战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尽管面临疫情带来的困难障碍,但中国已接近实现消除农村极端贫困的目标。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成功实现了8.5亿人脱贫,占全球减贫人口的70%以上。鉴于中国人口众多,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也是对全球实现“无贫穷”和“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努力的重大贡献。

在全球范围内,南南合作和第三方市场合作大大有助于从COVID-19疫情中实现强劲复苏,使人们摆脱贫困,建立更具韧性的经济,并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非洲这个拥有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大陆之间的此类合作可以在这方面树立良好的榜样。中国和非洲的企业在共同推动《巴黎协定》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也有很大的合作潜力。令我感到鼓舞的是,习近平主席最近宣布,中国的碳排放将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中国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我们已经看到,新的思维、创新与转型正在中国发生。古特雷斯秘书长曾表示,“中国作为气候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可以与非洲分享其进步,使非洲大陆能够跨越传统的污染发展,实现绿色增长”。在这一过程中,企业的领导力与合作应该成为核心。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认为,未来有机会深化中国企业与非洲企业以及其他伙伴之间的合作,共同致力于女性赋权、青年就业、缩小数字鸿沟和减少非洲其他不平等现象。为了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的地方网络可以促进中国和非洲企业之间的知识、经验和最佳实践的交流分享。我们还可以与中国的企业合作,增强非洲中小企业的能力建设,孵化非洲青年企业家的突破性创新方案。

得知根据中非合作论坛制定的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中国在非企业社会责任联盟将于2021年初成立,我深感振奋。该联盟可以在支持中国和非洲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努力与合作上发挥作用。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将继续支持中非伙伴关系,更广泛地支持南南合作,让所有国家通过负责任的商业和投资,最大限度地获得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的红利。

Q:今年,中国将首次参加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青年SDG创新者项目,您对这个项目及中国企业、中国青年有什么期待?

A:当今世界有逾18亿青年,是历史上人数最多的年轻一代。其中近90%的青年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通过对其人力资本和创新解决方案进行投资,能够增强对青年群体的赋能,这也是我们真正意义上建设一个更加可持续、公正与和平世界的唯一希望。我们如果不能全面赋能青年群体,就无法消除贫困、实现性别平等、扭转气候变化,以及在2030年之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的“青年可持续发展创新项目(Young SDG Innovator Programme)”正在世界各地蓬勃开展,我热烈欢迎全球契约中国网络在2021年正式加入这一全球项目。

通过为期10个月的加速器项目,来自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企业成员的青年创新者有机会利用他们的创业精神催化、开发与其行业部门相关的新产品和新服务。他们还将与意见领袖合作,进行一系列团队活动和互动学习,包括实景挑战、同伴反馈、辅导和培训。该项目最令人振奋的是,它有可能将可持续发展目标创新解决方案应用于企业和行业内的实际挑战。这对企业的成功及可持续发展影响力都有重大的长期意义。因此,我强烈呼吁能够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到这个全球项目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