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华观察之二|《巴黎协定》五周年,美国重返之路的两个积极趋势


吴昌华|里夫金办公室中国主任、环球中国环境专家协会执行理事


事关全人类未来生存环境的《巴黎协定》,于不久前迎来达成五周年的纪念日。这项代表着全球逾190个国家和地区共同“誓约”的协定,但却遭遇了美国的“背叛”。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出“退群”声明后,2020年11月4日,美国正式从该协定退出。然而,随着年末美国大选的形势变化,情况有了转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承诺,上任首日就将重返《巴黎协定》。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2020年12月13日在其社交媒体上宣布,美国将重回《巴黎协定》


这一消息为全球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多边进程带来鼓舞,也为2021年底计划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提振雄心。虽然在拜登正式入驻白宫之前难以明确诸多细节,但是,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碳排放的目标已经成为下一届政府的共识,这也是目前“拜登气候与环境公正计划”(又称“拜登经济计划”)五个核心支柱之一。

 

更重要的是,这个计划也体现了拜登政府推进疫情之后美国经济复苏和振兴的主导思想和原则:用环境和气候公正、韧性基础设施、100%清洁能源、创造就业和化石能源行业劳动力技能提升,重塑美国经济和产业,重振美国全球领导力和竞争力。

 

这个计划带有鲜明的历史映射。美国历史上经历过两次重大经济崩溃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动荡,每一次重大危机之后的复苏之路,都伴随着一种全新的经济愿景和模式的出现,对今日美国的复苏计划借鉴意义极大。

 

19世纪中叶的美国内战和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美国都是积极拥抱了新科技带来的新型产业革命契机,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带动大规模就业和再就业,从而振兴经济,尤其是通讯技术、新能源技术和新交通技术的高度融合而产生的基础设施系统变革的机遇。那时的“进步时代”和“美国新政”给今日的美国带来重要的启发,也成为拜登政府说服美国民众携手同行的“历史借鉴”。

 

拜登承诺上任第一天就宣布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议》,甚至计划上任百日内在华盛顿召开气候变化领导力会议,重新彰显美国领导全球气候变化行动的雄心。理想值得赞许,但现实不容忽视。拜登能否顺利推进计划和如何落地计划在一个极度政治分裂的年代存在诸多悬念。

 

悬念之一是新一届国会中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利益博弈,博弈将决定拜登计划推进的进度和幅度。1月5日,美国南部乔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的决选,拉平了两党占据的席位,1月20日就职的副总统哈里斯将掌握着决胜的一票,但是,由于差距太小,立法进程、决策速度、推进效果,都需要政治斡旋和博弈。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巴黎协议》在美国是否会有充分的立法保障。


前车之鉴比比皆是,无论是上世纪90年代《京都议定书》在当时的参议院97-0的投票结局,还是美国进出《巴黎协议》的过程,国际社会见证了美国的气候政治和政策的跌宕起伏,因而要对未来抱以谨慎而乐观的态度。

 

从美国国内看,两个积极趋势值得关注。

 

一是拜登2万亿美元投入计划中,相当大的投资将聚焦在可再生能源和清洁技术。目前计划中提到的8大技术目标包括:电网级储能、小型模块核反应堆、制冷和空调、净零能源建筑、绿色氢能、脱碳工业供热、脱碳食物和农业,和碳捕捉、利用与封存。

 

这些科技领域的创新和投入,将为美国实现净零碳排放目标奠定牢固的科技支撑和产业支撑,也将为加强美国与世界各国的合作,尤其是欧盟和中国,建立清晰的共识和共赢合力。主要经济体之间在这些领域的竞争与合作,将极大地加速全球经济和产业的转型。

 

二是拜登正在组建的“气候内阁”候选人名单,无论是能力和资历都令人刮目相看。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的国务卿克里作为美国总统国际气候特使,将主导美国的气候外交政策,奥巴马总统的环保署署长Gina McCarthy提名为白宫的新建气候政策办公室主任,纽约州能源和环境局副局长Ali Zaidi为副主任,负责协调推进美国国内行动。

 

对落实国内计划至关重要的几个政府部门的掌门人,拜登也是精心布局。内政部部长提名新墨西哥州的众议员Deb Haaland,前密歇根州长Jennifer Graholm提名能源部部长,北卡州首席环境立法者Michael Regan提名环境署署长,白宫环境质量委员会的首席交椅提名了一位环境律师Brenda Mallory,还有2020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之一Pete Buttigieg提名交通部长。很多人对美国财长的提名Jenny Yellen也是赞许不已,鉴于她对气候变化挑战的认知和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下一任财长将对拜登计划的推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美国回归国际气候变化进程的行为和表现,国际社会拭目以待。这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博弈会如何展开,又会对全球零碳转型注入什么样的能量。虽然答案目前不可预知,但明确的一点是拜登注重结盟为基础的外交政策将与特朗普形成巨大反差,有助于推动全球多边进程的发展。

 

在此背景下,中国需要有大智慧,有充分的定力,以去碳转型为首要任务。同时,不断历练与新形势下的国际地缘政治势力博弈,积极重塑未来全球经济、能源和环境治理新格局。


- END -


文|吴昌华

编辑|李思楚

注:本文转载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