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华观察之一|重启暂停键,重置净零碳新经济模式


吴昌华|里夫金办公室中国主任、环球中国环境专家协会执行理事


又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刻,2020年在现代世界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多灾之秋”的烙印。新冠病毒吞噬了近两百万个生命;极端天气频发和影响之大,前所未有;经济萧条,金融和财政债务不断攀升,严重制约世界各国未来发展的潜力和可能性。


但是,大灾大难总会激发穹顶突围的勇气与胆识,从而萌生新的发展愿景与蓝图,增强深度变革的政治意愿与社会支持,也会加速政策目标、科技创新、资本流动与市场繁荣的一致性协同。

 

重启2020年的“暂停键”,需要国际社会凝聚共识,以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指导框架和原则,以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与繁荣为目的,以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为载体,以新型科技创新能力为依托。重新设计支撑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体系,破解环境污染、资源短缺和气候变化的制约,重构能源、交通、建筑、工业、农业体系,在鲜明的生态红线之下,重置净零碳为主要特点的智慧、清洁、高效的新经济模式。

 

这个趋势的三大定力已经出现,也是2020年带给我们的希冀。


一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中长期目标和路线图清晰化。凝聚在《巴黎协议》联合国多边环境治理大旗之下,世界各国纷纷提升“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努力做到2030年实现全球排放减半,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碳排放。明确的目标和承诺,为2021年的重启奠定牢固的方向性基础。

 

二是“绿色新政”成为主要经济体“救市”和“复苏”计划的主导思想。从欧盟的“绿色政纲”到中国的“新基建”,再到美国新一届政府的“拜登经济计划”,都牢牢地围绕经济、产业和基础设施去碳转型和创造新的、高品质就业机会,把握新科技赋能的机遇,拉开引领净零碳转型的新一轮国际竞赛。

 

三是金融行业的觉醒和奋起。对于视风险与回报为本命的金融界,清晰地看到了气候变化对投资决策和前景的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各国央行开始正视气候风险,一方面要规避和管理风险,另一方面要积极引导和投资新机会。银行业和基金业纷纷加入行动的行列,绿色金融、气候金融的产品不断出现,从债券到股权,从风投和私募到机构投资,一场金融绿色化的风暴正在席卷全球,大有“乘风破浪”之势,也为实现1.5℃温控目标注入必需的血液和活力。

 

2021年将带来很多令人振奋的“看点”。


首先,中国、美国、欧盟三大经济体自身的净零碳雄心和实施计划细节会更加清晰,这将决定世界经济去碳转型的规模与速度。同时,以三大经济体为主导,以净零碳计划竞赛为特色的地缘政治博弈也会出现新契机,影响甚至重新制定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为中国积极参与新的国际治理规则创造机会。

 

其次,随着金融绿化进程的推进,金融资本的投资规则在快速变革,从而会大大激发产业界加速“搭车”,不仅做到“合规”,更要具备充分的“吸金”能力,助力自身转型,不断增强市场竞争力。

 

再次,科技和系统创新迎来前所未有的需求和动力。实现净零碳、能源的非化石化成为必然,但要加速这个进程,必须打通能源生产和消费的各个环节,从能源系统革命的高度来俯瞰科技创新和系统创新的机遇,无论是储能还是全方位电气化,无论是城市还是产业园区,都将拥抱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新经济模式的契机。

 

最后,中国这个世界人口之最的第一大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对世界、对自己做出的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庄严承诺,赢得了国际社会诸多的赞许,也把握住了这个时代赋予的使命与转型机遇。这条深刻去碳的转型之路,其艰辛不言而喻。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面前,中国需要前所未有的定力,脚踏实地、砥砺前行!

文|吴昌华

编辑|李思楚

注:本文转载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