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流行可能加快全球经贸格局变化


文|雷蒙    本刊驻日内瓦特约记者

没有人想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是以这样的情况开启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全球民众生命健康受到威胁,经济贸易、社会民生受到严重扰乱。

经贸领域的影响显而易见: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流行,全球范围内经济贸易活动严重受阻,世贸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下降13%-32%,交通运输、旅游等商业服务业也受到直接冲击,很有可能超过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贸易衰退水平。投资领域也难以独善其身,联合国贸发会议预测2020-2021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30%-40%。久居日内瓦的经济外交官们,即使习惯了面对面激扬辩论的生活,如今也不得不接受世贸组织大楼关门的现实,或自我隔离、居家办公,或开辟网络外交新战场。

浏览全球新闻,让人揪心的是每天不断增加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以及一些国家以应对疫情为由在贸易投资领域采取的措施,因为这些措施是限制贸易投资的。根据世贸组织统计,80个国家和地区对医疗物资出口实施了限制性政策,涉及产品既包括目前紧缺的关键医疗物资,也包括粮食等产品。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等借机加大对外资审查的力度,理由或是防止本国资产被“贱卖”,或是防止外国投资给本国经济或国家安全带来新威胁。然而,贸易和投资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如果限制贸易和投资,就相当于扼制了全球经济发展的“咽喉”,于全球经济社会生活回归正常是不利的。

与这些短期挑战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深层次挑战更加令人担忧。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全球分工的细化,全球范围内形成了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价值链、以德国为核心的欧洲价值链和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美价值链。但是,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带动下,以及受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全球价值链和分工布局悄然调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直接冲击电子、汽车等处于复杂价值链中的产业,进一步加剧了很多国家对全球价值链的担忧,美国、日本等政府要求制造业回流,或者鼓励企业投资和生产本地化、分散化,不可避免地将导致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重构,最终影响的将是全球经贸格局的变化和由此导致的国际贸易规则的调整。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很多国际组织和知名学者都从经贸领域提出了应对的真知灼见,有些是雄心勃勃的,有些是相对务实的。对于这些建议,各国政府选择听取采纳还是束之高阁,恐怕将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面对全球挑战,只能全球应对,说易行难,只能期待各国理性应对了!


注:本文来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20年第5期。本刊所有文字和图片作品已经著作权人授权本刊独家发表,未经本刊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向本刊投稿,如无特别声明,即视为授权本刊网络(杂志、网站、微信、微博等)发布权。本刊所载署名文章为作者的看法,不一定代表本刊主管、主办单位以及《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杂志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