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景天种植生态产业扶贫记 ——相宜本草在商业价值中兑现社会价值


文||本刊记者  罗曙辉

妇女们的病痛不再寄托于祈福或野外草药,能去村里的新诊所治疗;家中生活不再受困于断电;村民们都不必外出,而是在村里务工,渐渐摆脱了贫穷。在藏族姑娘白玛曲宗看来,如今的家乡洛村已经成为了令她自豪与幸福的存在。这些改变的缘起,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吹响保护红景天的号角

2016年以来,红景天种植基地在西藏自治区桑日县洛村、乃东区索珠乡、江孜县红河谷陆续建成,不仅让大花红景天这一珍稀中草药逐步开启规模化人工驯化,更带动了当地1200余位农牧民的灵活就业,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而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主导建设这些基地的是一家化妆品公司——上海相宜本草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

近两年,相宜本草红景天小红瓶成为国货中的美妆爆品。作为一种作用广泛的中药,红景天因其抗氧化效果显著而被用作美容护肤产品的原料之一。相宜本草通过研究与筛选50多个红景天样本,选用活性最高的道地大花红景天。但这种大花红景天在分布量最多的西藏地区却面临濒危的困境:由于其较高的药用价值与市场价值,且传统药用和饮食品开发都取用根茎,当地农牧民大量无序地采挖破坏了原生植被与生态平衡,故其产量急剧下降,这反之又扩大了人们对此的需求。

探索种子苗与组培苗的比对种植、推动规模化地人工种植,并持续对大花红景天开展应用研究成为相宜本草既定的方向。但考察发现,其人工种植成本高,生长周期长、大规模种植管理难。2015年,相宜本草找到对红景天人工驯化技术研究多年的西藏农科院合作,寻求大规模人工种植的可能性及更高效、更有益于生态的开发利用方式。“这几年中,我们不断致力于大花红景天根部及其他部分的有效成分分析,不错过任何一个能够科学获取红景天苷的可能。”现任上海相宜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周嘉艳告诉本刊记者。

为了持续地开展包括红景天在内的中华本草的种植与保护, 2016年相宜本草成立上海相宜公益基金会。随后的2016年5月,相宜公益开启第一个中华本草养护行动——在西藏山南洛村建立第一个红景天种植基地。


注:本文来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20年第5期。本刊所有文字和图片作品已经著作权人授权本刊独家发表,未经本刊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向本刊投稿,如无特别声明,即视为授权本刊网络(杂志、网站、微信、微博等)发布权。本刊所载署名文章为作者的看法,不一定代表本刊主管、主办单位以及《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杂志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