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无鱼,人何以渔?


2020年3月1日起,长江、汉江武汉段实施4个月全面禁渔期,这是该段流域十年常年禁捕前的最后一个禁渔期,也是2021年1月1日起我国全面实施长江“十年禁捕”的序幕之一。

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润泽了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作为世界上水生生物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长江曾经非常丰富的渔业资源而今却面临枯竭的窘境。

画面中,武汉长江的核心段正奔流在鹦鹉洲长江大桥之下,一艘卸下捕鱼装备的渔船闲靠在岸边。这座追求生态环保、和谐自然、安全舒适的大桥始建于2010年,那一年湖北省年长江捕捞量为26.4万吨,尽管当年湖北省增殖放流了5.7亿尾鱼苗,投资上亿元,但第二年这一数字还是快速下降到仅20.6万吨。从全国范围、更长的时间跨度看,上世纪50年代长江渔业年均捕捞量在45万吨左右,占当时淡水捕捞产量的60%,而今长江干流的捕捞产量已不足10万吨,仅占总量的0.32%。

近年来,长江珍稀特有资源全面衰退,白鱀豚、鲥、白鲟、鯮等已多年未见,中华鲟、长江江豚等极度濒危,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降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2020年初,白鲟被宣布灭绝,成为继白鱀豚和长江鲥鱼之后,第三种被宣布功能性灭绝的长江流域特有物种。更为严峻的是,长江流域濒危鱼类物种已达92种,濒危物种接近300种。

鱼量越捕越少,鱼类越捕越小,渔民越捕越穷,生态越捕越糟……尽管近20年来,我国治理长江的步伐并未停滞,实施禁渔期、打击非法捕捞、减少特许捕捞证、增殖放流等措施接连不断,然而母亲河生态遭受重创的现实却未能扭转。

2020年被称为“生物多样性超级年”,正如古特雷斯所说,生物多样性为许多全球挑战提供了解决方案。此次旨在恢复长江生物多样性的“十年禁捕”综合方案中,就包含了针对退渔渔民的补贴、培训、安置、养老保障等一系列配套措施,帮助“越捕越穷”的渔民谋求可持续的生活。


注:本文来自《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本刊所有文字和图片作品已经著作权人授权本刊独家发表,未经本刊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向本刊投稿,如无特别声明,即视为授权本刊网络(杂志、网站、微信、微博等)发布权。本刊所载署名文章为作者的看法,不一定代表本刊主管、主办单位以及《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杂志的观点。